正文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始皇開山

文 / 第九天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陰曹

    無盡陰山山脈

    始皇無盡大軍再此征戰,十二金人氣機沖霄,道道驚天動地的殺機橫貫日月,洞徹陰陽。

    此時去看那陰山山脈,竟然活了過來,不斷來回蠕動,吞掉踏入山脈內的秦朝戰將。

    “陛下,據說這陰山乃當年太古魔神巴蛇尸體墜落而形成,數千年過去,巴蛇的尸體竟然衍生出一點靈智,欲要復活歸來!”白起站在始皇身邊,眉頭皺起。

    傳說中太古魔神巴蛇,張口能吞乾坤,所過之處無物不吞。

    始皇眼中法則之光流轉,一雙眼睛看著戰場上不斷被吞噬的大秦士兵,沒有絲毫的表情。

    大秦士兵命魂筑于陽世兵馬俑內不死不滅,即便被殺死,也會瞬間復活,頂多是損壞一點元氣罷了,而且大秦士兵以戰養戰,在征伐中成長,有無窮偉力匯聚,殺的越多、征戰的越多,實力也就越強。

    在始皇眼中,哪里是山川蠕動,分明是巴蛇的鱗片不斷開合,將那無數將士吞吃進去,吸納其元氣。

    “巴蛇死了不知多少紀元,其靈魂早就消融,身軀化作了巖石,即便復活也就僅僅憑借一點僅存的本能罷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始皇眼中露出一抹冷然:“只要尋來開山斧,我便可鑿開巴蛇防御,奪取其本源相助朕這無數大軍再一次進化!屠神難,這可是送上門的好處,決不能錯過。”

    “陛下,徐福還沒有回來嗎?”李斯眉頭皺起。

    “十年了,陽世必然又有變故,發生了諸般不測,否則徐福絕不會延遲歸期!”始皇眉頭皺起,一雙眼睛看向遠方,露出一抹難得的擔憂。

    此時在陰山戰場放眼望去,正東方卻見一微弱燭火在浩蕩無窮盡的陰曹地府中點燃,張百仁在陽世開辟的一方世界,落在戰場眾人眼中卻也不過是火苗大小罷了。

    雖然一目可見,但是……

    期間有陰曹高手鎮守,想要度過此間,可謂難如登天。

    “陛下,徐福回來了!徐福延誤歸期,還望陛下降罪!”徐福衣衫襤褸,滿面風塵的自虛空中闖出,一雙眼睛盯著始皇,眼中露出一抹無奈。

    “起來吧,開山斧可曾尋來?”始皇沒有追究徐福的罪過,而是問了自己最關心的事情。

    大自在天子被張百仁設計,徐福歸來之路倒好過了許多,不過俗話說得好,伴君如伴虎,還是樣子狼狽一些,方才好過!

    “開山斧在此,請陛下過目!”徐福舉起了手中斧頭。

    始皇接過開山斧,只見那開山斧彈指間化作宣花大斧,樣式古板的被始皇拿在手中。

    “不錯!不錯!”開山斧沒有鋒芒,但其內卻蘊含著驚天動地的力量。

    陰山雖是巴蛇化身,但億萬載過去,卻也已經滄海桑田化作山石,恰巧在開山斧的克制之中。

    “大都督怎么說?”始皇撫摸著宣花大斧,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

    “啟稟陛下,大都督在陽世煉制了定海珠,大都督曾言只要鎮壓了海族,即刻便會趕來陰曹,相助陛下轟開陰山通道”徐福恭敬的道。

    “可惜了,巴蛇乃先天神祗,本來朕想著將其本源分潤國師一部分,如今看來國師是來不及趕到了!”始皇輕輕一嘆,手指撫摸過開山斧上玄妙紋路,眼中露出一抹感慨,下一刻一步邁出,手中開山斧上紋路仿佛活了過來般不斷游走,閃爍出道道金光。

    說來也奇怪,本來晦澀古樸的開山斧,伴隨著法訣運轉,竟然鋒芒四射,虛空被其鋒芒不斷切開。

    始皇手持開山斧,默誦六丁六甲神訣,然后腳踏虛空,周身龍氣環繞:“朕乃嬴政,今借禹王開山斧,欲要開辟陰山,蕩平陰曹,禹王若有靈,當相助朕一臂之力。”

    始皇自詡功蓋三皇,不弱于五帝,不遜色于古人。

    此時手持開山斧,掃過前方大秦將士,輕輕一笑:“諸位將士,且給朕讓開路!”

    “諾!”

    無數大軍人潮一般,剎那間讓開通往陰山之路。

    “人擋殺人,山擋開山!”

    始皇周身龍氣流轉,然后一斧頭劃過虛空,猛然向眼前虛空劈砍而去。

    只聽得虛空忽悠一聲,寸寸崩碎裂開了一道巨大縫隙,那縫隙蜿蜒扭曲,斧頭帶著鋒芒,斬向了陰山山脈。

    “秦始皇,只要有本尊在一日,你便休想跨入陰曹中域一步!”陰山氣機匯聚,剎那間形成一道高高在上的人影,然后彈指間縱橫虛空百萬里,一拳向始皇的開山斧轟來。

    “呵呵,那朕便先斬了你,在劈開陰山!”始皇鋒芒調轉,剎那間劃過虛空,向那蛇形黑影斬去。

    “噗嗤~”

    一聲輕響,在黑影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被開山斧化作兩半。

    “嗚嗷~”

    陰山山脈顫抖,散發出一陣陣哀嚎,顯然這一擊已經傷了本源。

    “你不知道朕的深淺,也敢來攔我?豈不知這開山斧正是你的克星!”始皇手中斧頭轉動,六丁六甲決不斷念誦,然后一斧頭毫不猶豫的向陰山砍去。

    “轟隆~”

    陰山顫抖,大地轟鳴,亂石翻飛。

    殷紅色血液自山石中迸射而出,然后與虛空中空氣接觸,化作了金黃色。

    “好東西!這是神血,乃大補之物!”王翦大袖一揮,不斷吞噬著虛空中的神血。

    “哈哈哈,想不到攻入陰曹之前,竟然還有如此大禮!”

    此時秦軍諸位將士俱都是陣陣歡呼,爭先搶奪著眼前神血,不斷涂抹自家身軀,只見那神血滲透之處,眾位將士本體竟然不斷衍生出道道金黃色脈絡。

    “不可思議!簡直是不可思議!你怎么可能破開陰山!”

    瞧著被劈開的十米長溝壑,轉輪王不知何時出現在山巔,掃視過山下的秦始皇,眼睛里露出不可思議。

    “轟!”

    第二板斧砍出,又是一陣地動山搖,若放在外界始皇一斧頭足以開山劈石,斬斷三山五岳。但落在陰曹地府,卻只能劈出一條十米長短的溝渠,可見這陰山的難纏、堅固。

    “不可教其繼續下去,若叫其鑿開陰山本源,只怕我等再難阻止他進入腹地!”楚江王眉頭皺起,下一刻一拳轟出,向著始皇打來:“碧落黃泉!”

    浩浩蕩蕩的黃泉之水接天連地,碧落黃泉已打出,剎那間卷起浩蕩波濤,沖刷得山川上無數老秦士兵拋飛,化作齏粉消融在忘川之水內。

    “我來會你,休想阻攔陛下開山!”白起一步邁出,手中長劍斬開浩蕩碧落黃泉,徑直向楚江王殺去。

    “鐺~”

    “鐺~”

    “鐺~”

    二人不斷交鋒,虛空片片破碎,楚江王面對白起的攻伐,竟然左支右拙,落入了下風。

    “好一個白起!好一個殺神白起!”轉輪王六道輪回轟出,剎那間虛空變色,向著白起打來。

    一個白起,便需要兩位閻王纏住,可見其難纏。

    大秦能夠屹立陰曹千年,絕非偶然,是有其道理的。

    虛空中殺機陣陣,縱使面對兩位閻王,白起依舊能與之持平,不落下風。

    “難受,老秦成了氣候,簡直是混賬!”平等王一掌伸出,虛空法則之力不斷扭曲,向著始皇轟來。

    “閣下且慢動手,我來會你一會!”李斯輕輕一笑,半卷春秋轉開,向平等王迎來。

    瞧著始皇背后那虎視眈眈的蒙家兄弟、王翦、商鞅,還有面色風輕云淡的呂不韋,諸位閻羅俱都是面色狂變。

    “此瞭還有十二金人,決不可小覷!我等已經失去了先機!”秦廣王一襲黑袍,不知何時出現在陰山至高處,掃視著下方戰場,過了一會才道:“事到如今,唯有驚擾一代諸王,方才可平息了禍亂。”

    “不可,一代諸王現如今到了最為關鍵時刻,豈能喚醒?”泰山王連連搖頭。

    “千年前便是你阻止,若千年前喚醒先祖,何至于走到今朝地步,竟然叫老秦以戰養戰,可以與咱們掰腕子的地步!”秦廣王話語里露出一絲絲埋怨。

    泰山王聞言苦笑,過了一會才道:“你若想喚醒一代先祖,我并不會攔你,只是后果你可要想好了!”

    “砰!”

    “砰!”

    “砰!”

    瞧著不斷被劈開的陰山,秦廣王眉頭皺起:“陰山乃幾代人的心血,是大陣的至關重要一環,等不及了!不可再繼續拖延,即便諸位先祖怪罪于我,我也絕不后悔!”

    卻見秦廣王一撩衣袍,猛然跪倒在地,對著那陰曹最深處的迷霧叩首,身前香火沖霄:

    “后代王爵秦廣王,遭遇不世大敵,敢請諸位先祖出關,誅除大敵!”

    “你瘋了!”泰山王駭然失色。

    一邊宋帝王亦面色狂變,瞧著不斷被劈開的陰山,迸射而出的神血,不由得慌忙跪倒在地,咬牙切齒的叩首:“后輩弟子,恭請先祖出關誅除大敵!”

    “你們……”

    此時諸位閻羅表情豐富多姿,叫人看了嘆為觀止。 ( 一品道門 http://www.ahacpz.tw/11/1143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ahacpz.tw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戏业三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