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五行修士的稱號

文 / 八寶飯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見了趙然,東方禮和衛朝宗都有些詫異,問:“你怎么來了?”

    趙然將他們兩個叫到遠處,低聲解釋了一番,這兩位都大喜,不過依然有點不放心,又讓蘇川藥現場復述了一邊,聽完之后,東方禮拍手道:“有了如此關鍵人證,今番贏定了!”

    趙然問:“里頭情勢如何?”

    東方禮道:“已經談論一上午了,顧可學師徒、春風和觀云,還有那幾個上三宮的,都進去供述過了,現在還不清楚最后如何定論,但應該差不多了。”

    衛朝宗補充道:“剛才顧可學跟我說,周真人極為震怒,好懸沒把他當場拍死。”

    趙然問:“周真人也參加議事了?”

    衛朝宗一笑,道:“原本她不來的,趙真人請楊真人去找她攛掇了一番,她聽說了秀庵里頭的這些秀女們的慘事,就過來了,一邊議事一邊發火,我幾次往里送人證和物證,都聽見她在罵人。”

    趙然也忍不住笑了,想起當年爭奪大君山洞天的時候,這位周真人的性子,當年自己和老師江騰鶴被她指著鼻子呵斥,今日卻又為她參加議事而倍感鼓。

    事不宜遲,東方禮當即回到真師堂外,叩響了大門。簡單稟告之后,將蘇川藥帶了進去。

    蘇川藥進門前很是緊張,回頭看了看趙然,趙然微笑著點了點頭,蘇川藥這才扭頭邁過門檻。

    顧可學見了趙然,向著這邊挪了幾步,期期艾艾道:“趙方丈......”

    趙然問:“都說了?”

    顧可學道:”都說了,就是不知怎生處置我師徒。“

    趙然安慰他:”放心吧,既然兩閣都做了保證,你也主動交代了問題,想必處置不會太重的。“

    又看見春風和觀云二道,這兩位表情早已麻木,眼睛如同死魚珠子一般,已經沒有了半分光彩,見了趙然就好似沒看見,或者說看見的是趙然身后的光景。

    衛朝宗和趙然沿著真師堂門前的池塘漫步,衛朝宗深吸了口氣,道:”追查秀庵立時六載,今日終于得償所愿,忽然間又失去了方向,有些不知所措,呵呵。“

    趙然道:”恭喜衛師兄了,下一步便該接任東極閣北堂了吧?“

    衛朝宗道:”六閣之中,除了九州閣外,向無煉師以下修士出任一堂之主的先例,這樁案子了結之后,我便打算返回白云閣,爭取早日破關,入了煉師境再說。“

    趙然取笑道:”白云閣衛朝宗、鶴林閣陸西星、玉皇閣東方敬、純陽閣端木春明、宗圣館魏致真,天下人稱為煉氣化神境五行修士,如今衛師兄要破境了,五行修士得無全乎?豈非令《君山筆記》廣大讀者失望?“

    衛朝宗也笑了:”東方敬都閉關半年了吧?也不單是我一個人......什么五行修士,實在不行你家駱致清頂上吧,以他的實力,毫無問題。“

    大約一炷香之后,東方禮將蘇川藥從真師堂中帶了出來,蘇川藥臉上猶帶淚痕,想必是剛才在里面又哭了一場。

    東方禮過來后,面帶喜色道:”郭弘經、司馬云清都不說話了,陳善道啞口無言,張元吉成了看客,喻道純已經反戈。“

    趙然過去安撫了蘇川藥幾句,又問東方禮:“上三宮是經營秀庵的罪魁禍首,這次案發,應該能給天下一個交代了吧?”

    東方禮十分肯定道:“那是自然,剛才周真人已經明確提出,要嚴辦上三宮。”

    衛朝宗詳細打聽了剛才真師堂中諸位真師的表態,問完后向趙然道:“致然放心,定會給死去的秀女們一個交代的。”

    過了不久,真師堂大門開啟,十五位真師魚貫而出,武陽鐘、許云璈向這邊走過來打招呼:“致然也來了。”

    他們是趙然乃至宗圣館如今在道門中最大的倚仗,而且幾乎將趙然視為了自家子弟,趙然趕忙過去恭恭敬敬拜見:“見過真人,見過天師。”

    許云璈問:“致然住哪里?不行就去我那院子暫住兩日。”

    趙然道:“不敢冒昧打擾,弟子就住云水堂便好。”

    許云璈想起來了,笑道:“我都差點忘了,致然對這金雞峰洞天,比我還熟悉,呵呵。”

    東方禮問:“天師,今日出不來結果嗎?”

    武天師道:“要招問上三宮,已經知會三宮宮院使到廬山受詢了。且等明日吧,明日午后質詢那三個家伙。”

    趙然聞言備受鼓舞,向身邊的蘇川藥道:“別急,你的冤仇會申訴回來的。”

    蘇川藥滿心喜悅,眼眶又紅了。

    許云璈向趙然招了招手:“致然,周真人有話問你,你先去見過她,回頭再來找我們。”

    趙然看向真師堂門口,臺階上的周真人一臉凝霜,不耐煩的盯著這邊,心里打了鼓,硬著頭皮過去:“見過周真人。”

    周真人道:”把姓蘇的小姑娘帶上,跟我走。“

    趙然轉回來叫上蘇川藥,跟在周真人身后,直奔九州閣而去。

    趙然見蘇川藥有點冒汗,提醒她又服用了一粒養心丹,她的精神頭這才好轉了一些。

    上了那座高聳的孤峰,進入九州閣,跟隨著周真人來到信力池邊,趙然忍不住又望向那座聚集天下根本的九州方圓鼎,以及鼎下一汪藍色的池液。

    與當年在這里遇見張大真人時相比,信力池中的藍色池液深度降了一大截,依稀可以看到底部的漢白玉池底,以及池底中以不知名材質鑲砌的符文。這些符文被池液擋住,看不清楚構造。

    周真人任他在池邊看了片刻,解釋了一句:”二十九億八千多萬。“

    當年張大真人就是坐在池子邊的欄桿上,翹著一條腿和趙然說話的,趙然猶自記得,他的視線被大真人吊在腳上一半的布鞋所吸引,總是擔心那只臟兮兮的鞋子被大真人晃進池子里去。

    那個時候,池子里的信力是六十多億,轉過年來,大真人攜青君飛升,搭建飛升虹橋用掉了三十六億,抵擋天劫用去了十八億,還剩十二億。

    也就是說,這七年來,信力池的蓄積量是十七個多億! ( 道門法則 http://www.ahacpz.tw/11/1186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ahacpz.tw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戏业三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