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我沒丟流云會的臉

文 / 知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偏房外邊一陣陣的腳步聲響起,很密集,顯然人數不少,除此之外還有兵器甲械碰撞之聲,白牙看了沁色一眼,沁色臉色也難看起來,她搖了搖頭示意這絕不是自己的安排。

    “我在乎我家孟將軍。”

    白牙一邊說著一邊把脖子上厚厚的圍巾拉上來遮住臉,聲音從圍巾下透出顯得有些低沉。

    “我家將軍在乎你,我不會為你拼命,可會為我家孟將軍拼命,所以你如果已經控制不了局面,就咬定了我們不是寧人。”

    白牙緩緩抽出背后黑線刀,看了須彌彥一眼,須彌彥點頭:“我開路,你殿后。”

    說完之后大步走向屋子后邊,沁色急道:“我已經被人監視,是桑布呂派來的人,名為須彌彥,他雖然只帶來三百親兵,可是我行宮里的邊軍和格底城蘇拉城的邊軍已經失控,桑布呂派人到這兩城傳旨,不許他們再聽從我的調遣,違令者斬,我......已暫時無能為力。”

    白牙的腳步一停,腦子里瞬間多了一個想法。

    “若殿下此時愿意跟我們走,我們兄弟兩個拼死帶你離開。”

    “我......”

    沁色為難的看著白牙:“我終究是黑武皇族,終究是長公主。”

    白牙點頭:“懂了。”

    沁色身邊的親信忽然一咬牙,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殿下,你走吧,我看那勿虛列不像是個守規矩,他看你的眼神里都是邪念,若是他對你做出什么陛下遠在北院大營也來不及救你,他甚至可以嫁禍是寧人殺了殿下,這個人是個魔鬼。”

    沁色心里何嘗不知道?

    勿虛列看她的眼神,她又怎么會不清楚,以她識人之明,自然看得出來那個人也許早晚都會壓制不住心中的邪念。

    “走吧殿下。”

    屋子里的其他幾個親信將彎刀抽出來:“雖然我們也痛恨寧人,可現在,唯有寧人可以保護殿下,孟長安將軍是個重信守義之人,他比勿虛列靠得住,殿下且到息烽口寧軍大營稍稍躲避一段時間,以后有機會再回來。”

    那幾個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個人道:“我等無能,無法保全殿下。”

    其他幾人跪下來叩首,那人繼續說道:“唯有一死,保殿下安全離開,殿下保重,請殿下速速離開。”

    說完之后這人猛的站起來,手持彎刀,一腳將房門踹開沖了出去,剩下的幾個人也跟著沖了出去,片刻之后外面就傳來一陣喊殺聲。

    白牙知道已經沒有時間耽擱,看到沁色臉色悲傷,過去一把將沁色拉過來:“走。”

    沁色被白牙拉著到了屋子后邊,白牙跨步擋在她身前:“閉眼。”

    沁色下意識的閉上眼睛,而此時須彌彥已經走到屋子后墻,弓背,彎腰,屈膝,片刻之后忽然撞了出去,肩膀重重的撞在后墻上,隨著一聲悶響,后墻被須彌彥直接撞出來一個洞,塵煙碎土彌漫開來,磚石被撞倒外邊灑落一地,須彌彥大步而出,白牙一把拉著沁色沖到了屋子外邊。

    偏房前邊,勿虛列一把掐住一個沁色親信的脖子,單手發力把人舉

    過頭頂,然后狠狠的往下一摔,他是單手掐著那親信的脖子,摔下來的時候脖子就被扭斷,人摔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氣絕,脖子扭曲的讓臉都朝向了背后。

    另外一邊,沁色的親信一刀將面前黑武邊軍士兵砍翻,再一刀橫掃將沖過來的人脖子切開,一轉頭看到自己的同伴被七八個黑武邊軍砍翻在地,沒多久地上的尸體被砍的幾乎都沒了人形,尸體支離破碎,他嘶啞著嗓子喊了一聲,揮刀沖了上去。

    人才往前跑了幾步,一根木樁飛了過來,那足有腿粗的木樁撞在他胸口上,竟是直接穿透過去,那不是尖銳的武器,而是一根木樁,卻穿透身體,可見其力度有多恐怖。

    木樁帶著尸體往后飛又撞在屋子前墻上,墻被砸的凹陷下去一個坑。

    勿虛列伸手從地上拔出來第二根練功用的木樁,一個箭步過去,在對面沁色的親信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木樁狠狠的砸在那親信頭頂,這一下,直接把腦袋砸的碎裂。

    他連殺數人,隨手將木樁扔在一邊后大步走進偏房,進門之后用手揮舞了幾下掃開煙塵,這才看清楚后墻居然破開了一個大洞,勿虛列暴怒,吼了一聲吼追出后墻。

    院子里,白牙和須彌彥兩個人一邊一個架著沁色的胳膊往前飛奔,兩個人奔跑起來猶如貼著地面往前飛似的,遠遠的看著那根本就不是在地上跑,而是在地面上一寸左右高度凌空虛度一樣,其實那也只是錯覺,只是兩個人腳力太強,又配合默契,兩個人步伐一致,大步出去便是丈余,所以看起來便如在飛一樣。

    后邊有喊聲傳來,顯然沁色的手下已經都戰死了,勿虛列的人追了過來。

    白牙看了須彌彥一眼:“翻墻出去,馬在墻外。”

    須彌彥點了點頭,兩個人繼續發力向前疾沖,眼看著就要沖到院墻下,兩個人居然還沒有減速的意思,行宮的院墻太高,就算他們兩個都曾是游歷于江湖的高手,也不可能直接帶著人翻到兩丈多高的墻外。

    “走!”

    白牙在即將沖到院墻下的時候喊了一聲,他松開了架著沁色的手,在他松手的同時,須彌彥這邊一發力將沁色往上扔了出去,沁色一聲驚呼,人已經飛起來在近一丈高的地方。

    白牙的手往前一伸,須彌彥跳起來踩著白牙的手再一發力,人騰空而起,半空中一把抓住開始下落的沁色再次扔了上去,沁色又是一聲驚呼,她面前就是墻,因為速度太快,看著院墻一層一層在眼前劃過,然后面前突然一空,人已經超過院墻高度。

    須彌彥把自己的黑線刀往墻里一插,砰地一聲,刀深入墻壁,他抓著刀柄的手一發力把身子拉了上去,腳踩著刀柄又跳起來,站在院墻上一把將沁色接住。

    須彌彥朝著墻下喊了一聲:“走了。”

    白牙嗯了一聲,后退幾步后加速往前沖,腳在墻上連續蹬了三下已經在一丈多高,恰好一把抓住須彌彥的黑線刀,再一發力人跳上去。

    行宮外墻上的黑武邊軍全都愣住了,一時之間誰也沒有反應過來。

    沁色反應極快,立刻喊了一聲:“后邊有人要殺我,這兩個人是

    在保護我。”

    行宮城墻上的黑武守軍立刻往院子里看去,趁著這個機會,須彌彥對沁色說了一聲得罪了,然后一只手摟著沁色的肩膀,一只手抱著沁色的雙腿,直接就從兩丈多高的城墻上跳了下去,兩個人的重量再加上下墜的速度,落地得多沉重?

    砰地一聲!

    須彌彥雙腳穩穩落地,腳下踩著的積雪炸了起來。

    他才落地,白牙也跟著跳了下來,在半空之中打了個口哨,不遠處的戰馬隨即飛奔而來,兩個人再次把沁色架起來迎著馬飛奔過去。

    “你帶殿下在前邊。”

    須彌彥喊了一聲,朝著白牙伸手:“把你的連弩也給我。”

    白牙沒有爭,因為他知道根本沒有時間爭,在他們兩個身后,行宮正門打開,一隊騎兵呼嘯而出,為首的正是勿虛列。

    白牙先跳上戰馬,一伸手把沁色也拉了上來,抱在自己身前,韁繩一打,戰馬嘶鳴一聲沖了出去。

    須彌彥在白牙身后,不停回身用連弩點射追上來的黑武邊軍騎兵,一馬當先的勿虛列手持一把彎刀,竟是一刀一刀精準的把朝著他射過來的弩箭斬落,他身邊身后倒是有幾個黑武邊軍被射翻。

    如果......

    風雪依然大,他們撤離反而容易些,可是該死的風居然在這個時候變得小了,視線就變得格外開闊,出了行宮就是冰湖可以說一馬平川,就算在前邊領先幾里后邊的追兵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后邊黑武騎兵緊追不舍,羽箭不停的射過來,須彌彥為了掩護白牙,縱馬在白牙正身后,他拍了拍馬脖子,竟是在馬背上轉身面對后邊追兵,一邊用連弩點射還擊,右手的黑線刀還在不斷的劈砍飛來羽箭。

    噗的一聲,須彌彥肩膀上中箭,他側頭看了看,渾不在意,繼續發箭。

    又是一聲悶響,須彌彥大腿上也被射中一箭,戰馬身后也中了兩箭,隨著戰馬嘶鳴,馬竟是有些失控,須彌彥只好又轉身回來抓住韁繩,不時回頭,連弩射空再換自己的,很快他自己的連弩也射空,后邊追兵已經陸續被他射死十幾個,可是追擊過來的黑武騎兵不下數百,而且還有更多的人從行宮里沖出來。

    白牙和沁色兩個人騎一匹馬,沒有后邊的黑武騎兵速度快,須彌彥為了掩護他們兩個故意落在后邊,自然速度也快不起來,所以黑武人和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

    “須彌彥!”

    白牙忽然喊了一聲:“替我跟將軍說一聲,給長安城流云會的兄弟們寫一封信,告訴他們,我白牙,沒丟流云會的臉,沒丟葉先生的臉!”

    “我生為人杰,死為鬼雄,黃泉地下,再殺黑武!”

    這句話喊完,白牙從戰馬一側把掛著的長劍摘下來,腳踩著馬鐙一發力騰空而起,順勢一把將沁色往后拉了拉,讓沁色坐正在馬鞍上,他在半空之中還強行扭身,兩只腳在馬屁股上踹了一下,身子旋轉著落地,須彌彥的戰馬擦著他的身子沖了過去。

    白牙回頭朝著須彌彥一笑:“兄弟,保重!”

    刷的一聲抽出長劍,朝著后面的追兵迎了過去。

    (本章完) ( 長寧帝軍 http://www.ahacpz.tw/12/1228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ahacpz.tw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戏业三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