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5章 啦啦啦,巨魔西亞(?? ? ?)?

文 / 暗影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北地的暴風雪仍舊在持續著。

    向來以殘暴和冷酷而著稱的冰霜巨魔們,正在發出臨死前的絕望哀嚎,無情的烈焰,正在冰原之上熊熊焚燒……

    在弗雷爾卓德的這片寒風呼嘯,冰雪飛舞的永凍苔原之上,在這片歷來只有嚴寒和冰冷的土地這里,讓人感到很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在這個山坳處里,一片片,一團團,一簇簇的恐怖暗紅色的那種不會熄滅,也不需要任何助燃物就能燃燒的詭異魔法烈焰,正在將這處山坳給化成了煉獄火山口一般的地方。

    那原本厚厚的積雪,現在早已被焚燒融化并蒸發干凈,冰凍了無數個紀元的大地,也被燒得松軟發黑并隱隱有發紅融化跡象?

    入目之處,除了遠處高山上的積雪,天空中仍舊不停呼嘯和飛落下來的無盡冰霜雪花之外,這里剩下的,僅僅只有那無盡的暗紅色火焰、之前不可一世的那些冰霜巨魔們的各種殘破燒焦的尸體,還有那棟被大火照應地紅透的冰晶小城堡……

    ‘哈!呼!’

    此時,

    一個已經丟下自己手里武器,正發足往后喘著粗氣狂奔的最后一個冰霜巨魔戰士,才僅僅跑出了幾步,就被從后邊追上來的那頭猙獰殘忍的火焰巨熊一爪子就抓到了它的腰部,并被高高地一爪子就舉了起來。

    ‘!!’

    ‘嗷嗚嗚嗚嗚…….’

    當最后的一只冰霜巨魔的逃兵在被那只渾身燃燒著暗紅色的火焰,咧著同樣充滿著火焰的大嘴的巨大的火焰巨熊一爪子就扯斷脖子以上的部位,將那顆可笑的紅藍色物件扯出來之前,它就像以前的那些被它們捕獵并殺死的人類一般,發出了一聲巨大而悠遠的慘烈尖嘯聲。

    只不過,以往是它高高舉起那些被它們冰霜巨魔捕獲的倒霉人類,扯碎那些男女小人的身體,享受對方的鮮血和臨死前的哀嚎……

    可現在,雙方的地位似乎掉了個個,原本以身材健碩、體型龐大、力量驚人的冰霜巨魔們,現在竟然反倒被眼前這只巨大的火焰怪物給一爪子輕輕地拎了起來,并在對方的手中掙扎并哀嚎?

    “好強悍的一只火焰元素生物!”

    “真是有趣!看樣子,它很像是那種暗影和火焰的能量混合體?但是,仔細看看又不太對……”

    看著遠處那只被那個小女孩安妮丟出去的火焰巨熊高舉著敵人,終于成功將最后的一個冰霜巨魔給殘忍地扯掉腦袋并殺死,甚至還用它自己身上的烈焰焚燒對方,流浪法師瑞茲卻并沒有太多的感觸。

    因為,他剛剛已經警告過它們了的,是它們那些邪惡又貪婪的生物自尋死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所以,現在他壓根就沒有多看那些巨魔幾眼,只是對那頭被小女孩一直抓在手里的玩具熊感到很是驚奇而已,而那些愚昧殘忍的冰霜巨魔們的死活,根本就不能讓他這個忙著拯救世界的大法師的心里起任何的波瀾!

    事實上,如果剛剛不是看到那頭火焰巨熊游刃有余,不受任何物理傷害,而那個巨魔之王手里的魔法武器對它的傷害也是微乎其微,某個強大的小女孩似乎也不怎么要求他出手幫忙的話,恐怕他瑞茲自己老早都加入對那些巨魔們的屠戮行動之中了。

    那些愚昧的生物,它們就是死有余辜!

    明天,他瑞茲需要北上繼續執行他的拯救和看護這個脆弱世界的任務,而那些膽敢來阻攔他的邪惡的冰霜巨魔們的消亡,就總好過整個世界的終結!現在它們的境遇,也可以說是激怒他這個老法師,打攪他休息的最好的下場。

    “……”

    那到底是什么怪物?

    此時,渾身滿是灼燒的傷痕,看起來顯得無比狼狽的巨魔之王特朗德爾正默默地緊握著自己左手里的臻冰大棒槌‘碎骨棒’,呼吸急促地站在一具具以各種各樣姿態被那頭殘忍的火焰巨熊剛剛放火燒死、扯掉脖子、開膛破肚、一爪幾段、壓扁身體乃至于捏爆腦袋等等殘酷死法的同族們的身邊默然無語……

    他自己也很清楚,剛剛,他的那個部下臨死前發出的最后的怒吼聲,其實是對他的巨魔部族的戰團們發出的求救信號……如果,它們能夠在這種暴風雪的糟糕天氣中聽到那個聲音的話,它們就一定會來增援的!

    但是,對此,特朗德爾卻并不是太抱希望……

    這并不是因為他擔心風雪太大它們聽不到呼喚,也不是擔心它們能不能在自己被打死之前及時趕到這里,而是他知道:哪怕它們全都在下一秒出現在這里,那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因為,

    前面的那頭面目猙獰的火焰巨熊,它真的太可怕了、太強大了!

    而且,他也看得出來,對方直到現在也都沒有用盡全力,可他巨魔之王自己卻早已經筋疲力盡了,他一直強忍著沒有敢轉身逃跑,沒有敢將自己脆弱的后背留給那個邪惡的火焰怪物……

    在不久之前,它們這個部族的那足足一百多名強大的冰霜巨魔,一起在暴風雪之中對那只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火焰巨熊發動了決死的攻擊,本以為能以多敵少擊殺對方?

    然而……

    殘酷的事實證明,除了他巨魔之王特朗德爾手里的這柄臻冰武器的攻擊能夠傷害到對方的身體,并造成很有限的些許傷害之外,其他的巨魔們,無論它們是用刀砍、用斧削,還是用石錘大棒去砸,也都不能傷害到它一絲一毫!!

    于是,

    經過這段不長不短時間的死命決斗之后,他特朗德爾終于算是看明白了,那頭火焰巨熊,對方根本就不是什么正常的生物,而是一頭可怕的火焰魔怪!除了他自己手里的擁有寒冰力量的武器能夠影響到對方之外,其它任何形式的物理攻擊,不僅都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而還會被對方身上不斷散逸出來的那種可怕的魔法火焰給灼燒……

    而更可怕的是,哪怕是他巨魔之王手里的這根臻冰‘碎骨棒’,對對方的傷害其實也極其有限!每一次冒死攻擊,他也都似乎只能傷害到對方的那層表皮,可是卻基本奈何不得對方藏在里邊的某個可怕的無形身體?

    所以,特朗德爾知道,哪怕現在他的手下們全都出現在他的身邊,哪怕是他擁有一整個的冰霜巨魔的部落戰團,哪怕他們有著跟寒冰之海西北角的熊人島上的熊人相持爭斗的本事,他也不敢保證能夠戰勝眼前那個可怕的,如同魔鬼一樣的火焰魔熊!

    “嘿!”

    “遇到他們算我倒霉……”

    巨魔之王有些認慫了……

    而且,更加讓他特朗德爾感到驚恐交加的是:

    對方的主人,那個能夠命令火焰巨熊的,此時正站在那棟被它們砸得有些破堡二樓的窗口里,正用恐怖的眼神冷冷看著他的那個小女孩法師,對方直到現在也都沒有直接動手。

    那個小女孩,是一個…….

    是一個讓他特朗德爾單單是看一眼,看到對方的那雙碧色的眼睛后就能從心底感到膽寒,且提不起任何反抗勇氣的,比冰霜女巫麗桑卓還要更加可怕和嚇死巨魔的人類小怪物!

    特朗德爾見過無數的人類,也吃過不少阿瓦羅薩或者其它弗雷爾卓德蠻人部落的小孩子,可是,他發誓,他從來都沒有見過跟那個小女孩相類似的,也更加沒有看到過比那雙碧色的雙瞳更加可怕的眼睛!!

    “……”

    該死的!

    現在跑是肯定跑不掉了的,因為,巨魔之王特朗德爾知道,哪怕他跑贏了那個看似笨拙的火焰怪物,也肯定跑不贏正在冷眼旁觀著的那兩個似乎并不弱于冰霜女巫麗桑卓的人類大小法師!

    早知道會是這種糟糕的境遇的話,他之前,可能就不會心懷僥幸地強行來攻了,也更加不會無視那個光頭老頭的警告,強行去驅逐對方。

    所以……

    “饒、饒命啊……”

    既然現在跑不掉,打也肯定是打不贏了,那么,曾經在憤怒的冰霜女巫的面前認慫投降過一次,并成功逃得性命的特朗德爾便很自然,很狡猾,很慫包地再一次跪下了它的雙膝,直接跪在被烈焰燒得發黑發燙的弗雷爾卓德的土地上,跪在這塊被他宣稱是屬于自己的土地上大聲地求饒起來。

    “誒誒?”

    ∑(-`д′-;)?

    原本還以為,剩下的那只最大且最厲害的巨魔,對方一定會和被自己強行壓制了力量的小熊提伯斯狠狠地打上一架的,可哪想……對方竟然這么地不要臉,之前還喊打喊殺,喊著要吃小孩,吃她安妮女王大人的肉的,可現在呢?

    它竟然那么奸詐,看到打不過了就直接求饒,這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啊?!

    “提伯斯,給我……”

    ?????(`д′)?????

    打壞了自己的城堡,吵到了自己睡覺,還嚷嚷著要吃自己的壞蛋,如果求饒一下就能被放過的話,那她回去一定會被媽媽給笑死的!

    所以,安妮覺得,還是讓自己的小熊提伯斯直接將那種壞蛋給一把火燒死比較好一點?

    “饒命啊!法師大人……!”

    “您、您殺了我只會得到一具巨魔的尸體……而要是您放了我,您將會得到一整個巨魔的軍隊!弗雷爾卓德最強大的巨魔戰團!!”

    以前,狡猾的巨魔之王就是用這招從憤怒的冰霜女巫的手里逃得性命的,所以,他理所當然地以為,這一次也一定能奏效!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并沒有多少糾結的,那只不過是換了一個更加強大的主人效忠而已,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也很樂意那樣去做。

    因為,他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巨魔,一個與眾不同的巨魔之王!而上一任巨魔酋長,那個蠢貨,已經被他一棒子給砸扁了腦袋!

    所以,他沒有等到那個小女孩對那頭巨熊下達命令,便急急忙忙地打斷了對方的話,并表達了自己的意愿。

    “我可以發誓,以后我巨魔之王特朗德爾只聽從您的命令!”

    “從現在開始,整個弗雷爾卓德這片土地,它就都是您的了!您就是弗雷爾卓德的國王!!”

    只要饒過自己的小命,就能獲得一個巨魔戰團的效忠,這在特朗德爾看來,是非常劃算的買賣,是對方肯定不會,也不能拒絕的好意?

    “……”

    (′???`)

    “提伯斯……現在……給我……燒死它!!”

    o(◣w◢)??

    最最最最偉大的安妮元首大人并不需要這種沒任何用的狡猾巨魔手下,也更不需要什么巨魔軍隊,因為,她有的是軍隊,以及那無窮無盡的星際艦隊!

    所以……

    就讓外邊的那種吃小孩的邪惡巨魔們直接去死好了,她才不會收下那樣的手下呢!!

    ‘吼嗷!!!’

    ???(?◣?◢)???

    一頭渾身冒著恐怖暗紅色烈焰的火焰巨熊,在聽到了它的小主子的命令之后,便興奮地揮舞著爪子,朝著遠處那只幾乎在同一時間從地上一把抓著臻冰大棒槌‘碎骨棒’蹦起來的狡猾巨魔之王撲了過去!!

    “哼!!”

    o(′^`)o

    果然,安妮就知道那只巨魔就不是個好東西!

    它在假裝投降的同時,竟然還準備逃跑了?而且,它的武器還放得離它那么近,伸手就能抓到,一點都不像是那只真心投降的樣子……難道它還真的以為,她安妮女王大人是個小孩子就很容易糊弄的嗎?!

    “喂!瑞茲怪爺爺,那個城堡的頂部可沒有附上堅固的魔法,你可仔細點啊,千萬別摔下來哦!”

    ξ(?>??)

    沒有再看下邊的那只狡猾狡猾的巨魔跟自家的小熊提伯斯之間的戰斗,安妮冷哼一聲,在從窗口處探出腦袋,跟仍舊站在自己城堡尖頂上的某位光頭大法師招呼了一聲后,便‘啪嗒’一聲,一把便關上了冰晶削成的窗戶,頭也不回地返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準備繼續在她自己的那張‘水晶’小床上睡大覺。

    雖然,這棟冰晶小城堡之前被那些壞蛋巨魔們打砸得很是厲害,很多一樓的窗戶、大門和墻體都破損了,但是,它勉勉強強支撐一個晚上還是可以的……而且,二樓基本沒有被破壞到,也沒有冷風會漏進來,所以她是一點兒都不擔心的!

    至于在一樓住的某個光腦袋大法師,那她就不管了……

    那個會偷懶的家伙,好像也賊精賊精的,一直提防著自己,不給自己符文玩,看到巨魔又不想出大力,跑得又賊快……所以,對方到底會不會被那冰寒刺骨的寒風給凍到,那就是他光腦袋自己的事情了。

    “嗷嗚!!”

    ‘吼!!’

    很快,在某個小女孩恨恨的關窗回去睡覺之后,在那冰天雪地且寒風呼嘯的遠處冰原之上,在那些巨熊身上的火焰光芒的映射之下,撒丫子逃跑的巨魔之王特朗德爾終于不幸被那頭巨大的火焰巨熊給追上逮住。

    然后,

    一個渾身暗紅發光,一個皮膚冰藍似霜,一個直接用爪子和體內無窮無盡的暗影烈焰,另一個運用充滿著弗雷爾卓德那強大冰霜力量的臻冰大棒槌的兩個身影,便終于在遠處的雪山山腰之間,開始混戰在了一起……

    “……”

    剎那間,

    雙方那互相咆哮廝打時的巨大嘶吼聲開始響起并遠遠地傳了回來,這讓正遙望著遠處的流浪法師瑞茲,就只能從暴風雪里,隱約地看到了無數的火焰和冰霜的力量開始在那處雪山的半山腰處肆虐著。

    “……”

    “呼!也該是時候北上拿走那塊符文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已經夠多了……”

    瑞茲看著城堡外邊一大片區域里的那狼藉的戰場,看著那到處都是的巨魔尸體,再看看遠處正在玩命一般,開始戰斗拼殺在一起的那頭暗影火焰巨熊和那只自封的巨魔之王…..良久,他也只是嘆息了一聲,不打算再為今晚發生的事情浪費精神。

    所以,最終他就只是搖搖頭,一個閃現便消失在了小城堡的尖頂上邊,重新回到了地面。

    “希望,明天不要再發生什么變數才好……”

    “等到忙完了弗雷爾卓德這里的事情,我也是時候該好好地休息一小段時間了。”

    再過不久,一夜就要過去了,他現在可以在這個有些變冷了的城堡里再瞇一會,雖然大廳中間的魔法火焰已經熄滅,雖然狂暴的寒風正在從破損的門窗以及冰塊墻壁處漏進來,但是,這也總比在外邊要暖和得多!

    他只需要在這里再瞇一會就可以了……

    然后,等到天大亮,他肯定就會趕緊啟程往北,去到自己的那個‘老朋友’的部落,去徹底了結那件事情!只要找到那顆符文,他這次的弗雷爾卓德之行就要完滿結束了。

    至于外邊的那只叫做特朗德爾的巨魔……

    “……”

    那種無知的蠢貨,就讓它們早點消亡,然后消散于世間,回歸到符文世界的能量海洋里,作出它們最后的,也是最為合理的貢獻吧!

    這個紛紛擾擾的世間,已經有太多的人迎來了那種相同的命運,它們那些蠢貨巨魔的消亡得多一點,這個世界的終結就會慢上一分……

    ‘嗷嗚~!!’

    在流浪法師盤腿窩在他自己的毛氈里閉眼休息的時候,終于,遠處的雪山之間,隱隱約約傳來了一聲慘嚎聲……

    “?!”

    而微微抬頭,從城堡的破損的窗戶里迎著正瘋狂灌進來的那些風雪看出去的瑞茲,似乎看到了遠處的山腰處,一個渾身燃燒的巨大身影,正抓著一個圓圓的物件高舉著,并讓其在它的爪子里熊熊燃燒?

    “……”

    如此看來,那個巨魔之王,那個號稱弗雷爾卓德的國王,那個可笑的巨魔酋長,現在應該已經是身死國滅了?

    那是毫無意義的死亡……

    又一個蠢到死的,不過,瑞茲覺得,對方顯然是已經沒有從錯誤中汲取教訓的機會了!

    ——————

    灰色秩序現在所在的這個駐地,已經完全大變樣,直接從一個原本的安詳寧靜的避難小鎮,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恢弘霸氣的法師之城!!

    關于這點,是來到這里行使諾克薩斯使節權利的女大使卡特琳娜和她的那個助手所認同的!

    因為,

    這里有著寬敞整潔的街道、散發著明亮的如同魔法光芒一般的神奇路燈、平整得如同鏡面般的光滑路面、整齊劃一的漂亮城市居民樓、精致華美的小公園、新移植過來的參天古樹、流淌在城里的泉水小河、以及那一棟棟紅白色為主體的高聳法師巨塔……

    哪些恐怕是任誰都想象不到的宏偉建筑,它們竟然真的如同神跡一般,全都是由鋼鐵鑄造的?

    那些法師塔高聳在這個并不算太大的城市里,讓這個城市擁有了強大的攻守兼備的力量!因為卡特琳娜看得出來,它們頂部的魔法能量輻射裝置,就如同一顆顆的魔法寶石一般,閃耀著紫羅蘭色的光芒,并輻射出一個巨大的球形能量護罩,直接全方位籠罩住了這里的天空和地下,保證任何生物或者敵人都不能輕易地進犯這里。

    現在的這個灰色秩序,它不懼怕任何人來進攻,哪怕是最強大的諾克薩斯帝國的軍隊也是一樣!!

    當然,這句話并不是神秘術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說的,也更不是某個法師或者這個城里的任何一個新晉魔法市民們說的,而是來到這里談判斡旋了好幾天,卻始終得不到一個滿意答復的、代表著諾克薩斯而來的使者——那個卡特琳娜?杜?克卡奧自己得出的糟糕的結論?

    雖然她的那個唯一的副手仍舊有點兒不太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這就是赤裸裸的殘酷事實!

    卡特琳娜知道,就憑現在這個灰色秩序的這座宏偉的法師之城,以及對方置身所在的這個環境惡劣的巫毒之地,他們就有足夠的底氣去和符文之地世界里最最強大的諾克薩斯帝國叫板!!

    所以,現在,在她們兩人最后一次會見完那個狡猾的暗影巫女阿莫琳,在對方的面前再次碰壁并得不到任何滿意的結果之后,她們便再一次來到了這個囚禁著她們諾克薩斯的三位高層首腦的奇怪監獄里,默然無語地看著被齊齊關在三間并排且獨立的牢房里的諾克薩斯大統領杰里柯?斯維因、諾克薩斯之手德萊厄斯以及三人議會之一的詭術妖姬樂芙蘭女士。

    這是她卡特琳娜最后一次來探監,她在這里逗留了太久,很多人都在等著她的消息……所以,今天之后,她就要離開這座已經名副其實的法師之城,回到不朽堡壘去了,可以說,她現在是來跟被關押在這里的三人告別的。

    “……”

    “卡特琳娜,看到你們的臉色我就知道,恐怕談判應該是徹底失敗了……他們拒絕了你和我給出的所有條件,無論如何就是不愿意放我們這三人離開,我說的對嗎?”

    唉……

    心下嘆息了一聲,看著再次來到這里且默然無語站立著,沒有主動搭話的卡特琳娜?杜?克卡奧,看著這個被自己看好并提拔起來的對頭的女兒,斯維因自嘲一般笑了笑,沒有等對方開口,就又搖搖頭,從他的床上站起,走到了他的那間被能量闌珊給封閉著的單人牢房的門前。

    他的這間擔任牢房里,除了一張冰冷的鋼鐵單人床,一張單薄的被子,一個有趣的能夠洗漱的‘衛生間’之外,其它什么額外的東西也沒有……

    當然,也不能說是什么東西都沒有。

    至少,在這間牢房的墻壁處,有著可以打發時間的那種神奇的叫做‘電視’的機器,還有著那種閃耀著極其強大的能量約束‘符文’,能夠起到近似于禁魔的效果的,讓他斯維因自己體內的惡魔之力都被壓制得無所遁形,甚至提不起任何一絲一毫的力氣,只能像個普通人一般被關在這里,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的裝置?

    “……”

    “雖然很抱歉……但是您猜的沒錯,確實就是這樣!”

    “斯維因閣下,上次來這里見您時,您提出的那些額外的補償條件我都有給那個暗影巫女阿莫琳提出來過了,她雖然看起來也很有些心動,但是……”

    “但是她最后還是拒絕了!”

    “她狡辯說:你們并不是她捉到的,關押你們在這里的也不是她們‘灰色秩序’的人,所以……她無權下令釋放你們?!”

    說到這里,卡特琳娜有些恨恨地轉頭看了一眼這兩排牢房外邊的那幾名將身體和面容都藏在那種重型機械鎧甲里邊,只露出一個猙獰的熊頭面甲擋板的牢房守衛們。

    在灰色秩序的這個新興‘法師之城’逗留的這么多天,她除了一直致力于去和灰色秩序的那些高層,去和格雷戈里夫婦談判,去和那些和諾克薩斯帝國還有著些許微妙聯系的灰色秩序大法師們斡旋和尋求幫助之外,她還大致了解到了這個‘灰色秩序’魔法城市里的相關事情。

    據說,

    這個城市還就是在這些穿著奇怪機械鎧甲的士兵們幫忙之下,在短短的幾天內修建起來的?這種事情,在她卡特琳娜看起來兼職就是像個笑話一般不可思議,但是,很顯然,那是虎就是事實?

    那些鋼鐵機械士兵,他們的數量約莫僅僅只有數百人,但是,他們卻有很多很厲害的武器和龐大的戰爭機械,且還有著一個可以聯通其他位面世界的傳送門?那個地方,卡特琳娜沒有能靠近,因為他們把守得很嚴,連本地的居民都不允許靠近,那就更別提她這個‘敵國’來的使節了。

    總之,他們那些人似乎真的和灰色秩序的法師們不互相統屬,而是歸屬于一個小女孩,也就是格雷戈里那對夫婦的小女兒?

    反正在卡特琳娜看來,這里的事情非常奇怪,處處透著一股詭異……

    也正是因為在這里滯留了好一段時間,她才最終知道,她卡特琳娜之前,似乎真的是殺錯了那個諾克薩斯的戰爭石匠,錯殺了那個情報官了?

    只不過,那種事情,以及那種少許的愧疚感,也就僅僅是在她的心底一閃而沒而已,并沒有能給她起到太多的波瀾,因為,她卡特琳娜從不會心存憐憫!無論是她的心,還是她的匕首,都不會!!

    “也對……”

    “我們確實不是他們灰色秩序的法師抓到的……唉……看來,我們這三人還仍舊需要在這里呆上好一陣子的……”

    想起之前的事情,斯維因點了點頭,最后又苦笑著搖了搖頭,并無奈嘆了口氣,不愿意對此再多說什么。

    想想那時,他們差點就成功將灰色秩序的這個小城鎮給夷為平地,并徹底滅除對方對帝國的威脅的……可哪曾想到,在最重要的那個時刻,竟然不知道為什么就冒出了那群身穿奇怪機械鎧甲的士兵?

    要不是那群人的攪局,恐怕現在,他們早就完成了預定的任務,直接返回諾克薩斯帝國的不朽城堡去了。

    “混蛋!”

    “呃啊!!”

    這時,旁邊一直在旁聽著的德萊厄斯突然就怒吼一聲,直接從他的牢房里沖了出來,并抓著牢房門口的能量光柱怒斥著道,那種大嗓門,讓他的聲音很大聲,一下子就吸引了卡特琳娜以及外邊的那些守衛們的注意力。

    滋滋!!

    然而很快,他的雙手掌心瞬間就冒出陣陣白煙以及刺鼻的那種焦肉的氣味,讓他不得不再次慘嚎一聲,并第一時間松開了它們。

    “我保證,那根本就只不過是那個格雷戈里和阿莫琳故意找來的拙劣的借口,那是他們自己的女兒,他們怎么可能會命令不了這些該死的士兵?!”

    “他們肯定是鐵了心想要和我們大諾克薩斯為敵,他們就是心懷不軌,想要顛覆我們偉大的國家,就像他們十幾年前發動的那場毫無意義的政變一樣!很可能,直到現在,他們也還都沒有放下那種毫無榮譽可言的無恥陰謀!!”

    顧不上自己被瞬間燒焦的掌心上傳來的劇痛,德萊厄斯只顧著自己大聲咆哮著,在自己的牢房里,瞪圓著他的那雙大眼,直接湊到了牢房的能量欄桿的前面,大聲地駁斥著剛剛卡特琳娜轉述的那些說法。

    他德萊厄斯可不相信,那個小女孩能夠有著號令這些強大士兵的能力!

    那一切,肯定就全都是那個格雷戈里和阿莫琳的陰謀!而那兩人的那個女兒,只不過是對方為了繼續關押他們而找的一個無比拙劣和可笑的借口而已?

    沒錯的,他德萊厄斯覺得,就一定是那樣的,哪怕外邊的那些守衛們打開了面甲,怒視著他也是一樣,他不會改變他的看法的!!

    “……”

    斯維因沉吟著,他沒有去管跟自己只隔著一堵厚厚的金屬墻壁的那個德萊厄斯的咆哮,而是先默默地看了一會進來這里探監的卡特琳娜,再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對面牢房處默默站在里邊的樂芙蘭一眼,然后才無奈地嘆息了一聲。

    既然現在談判失敗,他也沒有什么好說的,除了繼續在這里呆著之外,他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因為,上一次,這個卡特琳娜來探視自己的時候,他們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給對方了,包括對方回到諾克薩斯,回到不朽堡壘后需要轉達的所有事情!

    所以,現在他除了繼續呆在這里,等待著敵人遲遲未到的判決之外,他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嘟!嘟!嘟!

    ‘警報!’

    ‘監測到危險能量正在轉移,自動防御裝置開始壓制三號牢房!’

    嘟!嘟!

    ‘壓制完畢,三號目標逃跑失敗!’

    這時,還沒有等卡特琳娜和斯維因或者德萊厄斯再多說點什么,突然,這處監獄的里邊,便忽然響起了一陣陣奇怪的,不知道是誰喊起來的語氣古怪的警報聲。

    然后,在斯維因他們這排牢房的對面,那個關押著詭術妖姬樂芙蘭的牢房的那些能量欄桿和那些像是符文禁制一般的光柵,便忽然變得通紅!再然后,某個原本正在里邊默默站立的女人,竟然忽地消失不見?

    而在其他人或欣喜、或遲疑、或驚愕不解的時候,隨著光線的一陣陣扭曲,那個女人便忽然出現在了能量欄桿之前,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被瞬間給狠狠地彈了回去,摔倒在了地上。

    “???”

    這、這又是什么情況?

    卡特琳娜沒有敢亂動,她只是有些疑惑地轉身并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身后的異變……她完全不明白,那個樂芙蘭到底是在搞些什么鬼!反正,她可絕對不想被那些守衛當成那個想要逃獄的女人的外應,然后被一起關到隔壁的那些空閑著的牢房里!

    她發誓,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和那個樂芙蘭真的不熟,以大諾克薩斯的名義?!

    “……”

    唉!

    果然,有一次失敗了呢……

    看到某個再一次倒在地上的女人,斯維因便遺憾地搖了搖頭,那個詭術妖姬,那個黑色玫瑰的樂芙蘭,都這么多天了,看來還是有點不死心呢!

    “喂!”

    “喂?樂芙蘭,快醒醒,你沒事吧?!”

    看著被彈飛并趴在金屬牢房的地板上直抽抽,老半天都爬不起來的那個同伴,德萊厄斯便趕緊關心地大聲問了一句。

    在剛剛,他是看到了樂芙蘭給他使的眼色后,他才故意那樣去咆哮和冒險抓住那個能量護欄,成功吸引了那些守衛們的注意力,可哪曾想,對方再一次的越獄行動,終究還是失敗了,真的是太可惜了一點。

    咚!咚!咚!

    理所當然地,在某個女囚犯試圖用被壓制的力量去越獄并再一次失敗之后,那種熟悉的,金屬靴子撞擊金屬底板的重重的腳步聲響了起來。

    很快,卡特琳娜以及思維人和德萊厄斯等人便看到,一個穿著機械鎧甲的士兵拿著武器,從外邊帶著幾名同樣裝束的衛兵大跨步朝著牢房這里小跑著跑了進來。

    “……”

    滴!滴!

    ‘經檢測,牢房數據一切正常……’

    又一陣讓卡特琳娜以及斯維因等人弄不明白的某個呆板的,語氣奇奇怪怪的女人的聲音在他們的周圍的某處響了起來。

    “啊呸!”

    “蠢貨!老子告訴你:這種牢房是星靈秘密生物研究基地特地支援和分享給我們海軍陸戰隊的最新技術,它甚至還曾經關押過異位面的地獄魔神!女人,我勸你別浪費心機了,就憑你的這點本事,還想偷偷跑出來,別再做夢了!”

    “你再敢越獄,我就把你給‘凍’起來!不信的話,你就再試試?”

    這時,那一個看似是守衛隊長或者監獄頭目的英雄聯邦海軍陸戰隊的軍官,他走了過來,先是低頭在他手上的儀器上檢測了一下,發現沒有異狀后,才抬起頭,對著牢房里的女囚犯大聲奚落著謾罵著道。

    “至于你們……”

    “這里可是二十四小時被監控著,別想在老子的眼皮子底下擺弄你們的那些歪門邪道,你們肯定是跑不出去的”

    “對了,這兩位諾克薩斯的‘使者’?嘿,聽好了,你們還有最后的十分鐘探監時間,有什么廢話就快點說,沒有的話,就趕緊滾!!”

    措辭嚴厲地警告了這些不知道在打著什么歪主意的家伙們一句后,這名海軍陸戰隊的軍官便看也不看正在探監的卡特琳娜以及另外兩個被關押在牢房里的囚犯的反應,直接轉頭便走。

    在他看來,這些蠢貨們也不想想,星靈的秘密生物研究基地里,各種各樣的高級能量生命可是多了去了……從原位面的墮落魔神到異位面的各種怪物,哪一個到了星靈們的手里不是老老實實的?而現在,就那個十一級多點幽能等級強度的女人,竟然還想突破這個牢房并偷偷地跑出去,那簡直就是是做夢!

    “等等!”

    “這位長官,我想問問……你們,真的不是那些灰色秩序的人嗎?”

    這時,不知道是響起了什么的卡特琳娜,忽然后出聲對著那個打算帶著手下離開這個牢房的機械鎧甲軍官問道。

    “……”

    “你們剛剛說的也沒錯,我們確實不歸這里的法師管,我們只聽我們偉大的安妮元首的命令!”

    “所以,這些人是死是活,或者什么時候才能放出去,那是我們的元首大人說了算!!”

    走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并遲疑了約莫有三秒,最終,這名英雄聯邦的海軍陸戰隊隊員終究是對那個臉上有著一道可怕的傷疤,然后挺討他喜的女人說了這么一句。

    “那你們的元首現在又在哪?!”

    看到對方說完又準備離開,卡特琳娜便急急忙忙又開口問道。

    如果說,那個神秘術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有理由來欺瞞她的話,那么,眼前的這些連灰色秩序的法師們的面子都不給的士兵,肯定是沒有必要來欺騙她的,所以,卡特琳娜突然覺得,有些事情,也許可以直接越過灰色秩序的高層,直接和這些機械鎧甲士兵的首領,也就是那個‘元首’去談?

    “……”

    “抱歉,無可奉告!!”

    “也許,你們可以去問我們的德萊厄斯將軍?但我可不保證他會知道......”

    沉默了一會,海軍陸戰隊的這名軍官最終還是搖了搖頭,直接帶著自己的手下們大跨步列著整齊的隊伍,踏著重重的步伐走了出去。

    事實上,不是他不想說,而是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他們的那位偉大的安妮元首大人到底在哪里!而且,不僅是他們這些人,哪怕整個英雄聯邦的所有高層,也都沒有誰會清楚地知道他們的那位元首此時到底會在那里!!

    除非對方主動聯系他們,否則,那個小元首的行蹤,就是一個巨大的謎題,他們甚至連對方是不是還在這個符文之地世界位面里都不知道。

    “……”

    剛剛還有點期待的卡特琳娜,聽到對方的話后便不由得被氣得一窒!

    她差點就忍不住掏出自己的匕首,然后直接瞬步到對方的面前,再一刀子從對方那打開的面罩里,割破對方的喉嚨,然后開始在這里大殺特殺,再直接把斯維因和德萊厄斯等人給救出去?

    只可惜……

    她明白,那樣的事情肯定是不可能的,她不敢那樣去做,因為,那樣做的話,成功率實在是太低太低……除非有十足十的把握,否則,無論如何,她都不能,也絕不會輕易用斯維因閣下等人性命去冒險!!

    “我才是德萊厄斯!!”

    “士兵,你們的那個德萊厄斯是我這個諾克薩斯之手的手下敗將,他是個可恥的懦夫!你們都是懦夫!!”

    原本,看到樂芙蘭的越獄行動再次以失敗告終而顯得有些唏噓不已的德萊厄斯,在聽到那個機械鎧甲士兵的話后,便再次對著那些離開的背影大聲咆哮謾罵了起來......

    “罷了......”

    “卡特琳娜,你回去吧,記得轉告我的那番話......我想,你們自己應該會怎么做的。”

    斯維因沒有去管德萊厄斯的咆哮,他只是最后看了那個轉過身來的卡特琳娜一眼,然后揮揮手,示意對方可以離開了,他該說的都已經說完,現在沒有什么好交代的了。

    “......”

    “是!遵命!斯維因大統領!!”

    ——————

    ?求票?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http://www.ahacpz.tw/12/1230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ahacpz.tw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戏业三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