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2章:最后屠殺!兵敗山倒!(求月票)

文 / 沉默的糕點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沈浪將所有敵人定格在空中,這一幕真是驚艷之極啊。

    浮屠山的林巖將軍頓時完全呆了,甚至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噩夢石磁爆彈爆開,癱瘓了他們的上古鎧甲,這也還就罷了,關鍵是現在沒有噩夢石磁爆彈爆炸啊。

    而且怒潮城也不敢引爆磁爆彈了,因為這樣一來對他們自己的上古裝備也會有影響。

    但為何會發生眼前這一幕?而且就算是噩夢石磁爆彈爆炸,也不會直接被定格在空中啊?

    沈浪能夠在空中攔截上古武器,非常不好意思,上古裝備也在其中。

    有噩夢石裝置,只要有上古能量,他統統都可以攔截,定格。

    瞬間之后,這剩下的一百名浮屠山特種武士從空中墜落。與此同時,沈浪一方的幾十名宗師級強者,同樣穿著上古鎧甲,帶著噩夢石上古戰刀,猛地沖了上去。

    “唰,唰,唰……”

    手起刀落,浮屠山幸存的這一百名特種武士直接被斬首,僅僅幾秒鐘內就被殺得干干凈凈。

    林巖將軍武功很高,就算是他的上古鎧甲被沈浪控制失效了,但他也依舊要靠自己的武力強行突圍。

    然而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猛地沖了過來。

    是大傻,他手中舉著一支重到極致的烏金鐵棒無比兄弟地砸了過來。

    “我閃,我閃……”浮屠山的林巖將軍拼命釋放內力,閃避大傻的致命一擊。

    但是,大傻已經練武十年了。大約在七八年前,他的劍除了宗師級強者都已經無法躲避。

    現在的他,武功已經高到極點,僅次于仇妖兒了,早已經超過他的老師鐘楚客了。當然,他依舊是沒有招式的,也沒有什么正經劍法,總之就是快,就是牛逼。

    林巖將軍毫無疑問是宗師級強者,但是在大傻面前這已經完全不夠看了,更何況他的上古鎧甲已經失效。

    所以砰的一聲巨響,林巖將軍只覺得眼前一黑,一口鮮血猛地噴了出來。

    “砰砰砰砰……”然后,大傻的烏金鐵棒如同暴雨一般砸了下來。

    整整一分鐘,狂揍了一分鐘。

    然后這位林巖將軍全身的骨頭全部粉碎性骨折,五臟六腑全部變成了爛泥,真的連什么時候死的都不知道。其他浮屠山的特種武士,僅僅只是身首異處,而林巖將軍則是完全沒有人形了。

    屠大,屠二,藍暴猛地沖了上來,三個人先看了一眼大傻,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浮屠山林巖將軍。

    “都砸成泥了,大傻你不夠意思啊,都不給我們留一棒,還好意思說大家是兄弟?”藍暴埋怨道。

    至此,敵人派出的一千五百名穿著上古鎧甲的特種武士,全部死得干干凈凈。

    ………………

    “三位大帥,林巖死了,他帶領的一千五百名特種武士,也死得干干凈凈。”一名空中斥候顫抖道。

    “這,這不可能!”贏無常道:“我們浮屠山的特種武士何等強大?完全是無解的,一千五百名特種武士足夠殺光怒潮城五萬人了,怎么可能會輸?”

    大贏王國樞密使蘭士道:“如果怒潮城有消滅特種武士的辦法,那之前沈浪為何還要冒著生命危險偷取龍之悔?”

    浮屠山地獄堂主道:“除了龍之悔外,應該沒有任何武器能夠消滅特種武士。”

    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斥候騎著上古禿鷲俯沖而下,進行了更加詳細的匯報。

    “當我們一千五百名特種武士距離怒潮城陣地還有四千多米的時候,他們的幾百門火炮開始轟擊。”一名上古禿鷲武士匯報道。

    贏無常道:“是普通的火炮?不是我們口中的那個小型龍之力?”

    “就是普通的火炮,總共幾百門。”那個上古禿鷲斥候道:“每輪幾百枚炮彈,他們先發射了一種能夠爆出藍光的磁爆彈,將我們特種武士的上古鎧甲癱瘓了幾秒鐘,然后綠色詭異火焰的炮彈爆炸。每隔十幾秒鐘就一輪炮擊,每輪炮擊幾百枚炮彈,一次又一次癱瘓我們的山谷鎧甲,我們的特種武士速度越來越慢,越來越慢,短短幾千米距離遭受了幾十輪炮擊,承受了幾千枚炮彈,最終沖到怒潮城陣地的時候僅僅不到一百人。”

    這一幕光聽著都非常悲壯啊,但也足夠驕傲了,沈浪整整用幾千枚地獄火炮彈加噩夢石磁爆彈,才勉強殺了一千多浮屠山特種武士。

    贏無常道:“一百人也足夠了啊,只要沖入怒潮城的陣地之內,一百人也可以將他們的小型龍之力,所有火炮全部摧毀,甚至還能夠大開殺戒。”

    那個上古禿鷲斥候道:“林巖將軍大概也是這么想的,帶著最后的一百人沖入了怒潮城陣地,然后忽然被定在空中,接著怒潮城沖出了幾十名同樣穿著上古鎧甲的特種武士,用噩夢石戰刀將我們最后的一百名特種武士殺得干干凈凈,僅僅只用了瞬間的時間。”

    “定格?為何會定格?”蘭士樞密使道:“也就是說,整個過程中,怒潮城沒有任何傷亡?“

    “沒有!”那個上古斥候道:“我們的一千五百名特種武士,沒有揮斬一刀,就已經全軍覆滅。”

    然后,全場死一般的靜寂。

    任天嘯,贏無常,蘭士三個主帥,面對無言。

    “轟轟轟……”

    怒潮城的一百多具小型龍之力,再一次發射,一百多枚地獄火炮彈,再一次兇猛砸了下來。從開戰到現在,這些小型龍之力的轟擊就沒有停下來過。

    不斷地屠殺,屠殺,屠殺。

    這,這他么打的是什么戰啊?從開戰到現在,連怒潮城軍隊的邊都沒有摸到。

    總共三千名特種武士,直接陣亡了大半。

    十五萬地獄軍團損失了多少?三十五萬主力軍團損失了多少?現在是不知道的,因為怒潮城的轟擊一直在持續,傷亡數字一直在上升。

    接下來怎么辦?這個致命的問題擺在三個主帥的面前。

    局面遠遠超過了想象之外,本以為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將怒潮城五萬人殺得干干凈凈,沒有想到竟然打成了這個樣子。

    “怒潮城那么厲害,他們早干嘛去了?”贏無常顫抖道:“當時贏無冥帶著十萬人去攻打越國王都的時候,他們為何不戰啊?還要沈浪來乾京比武決斗,最后還被我們俘虜了。”

    樞密使蘭士道:“或許沈浪此舉就是為了給怒潮城拖延時間,讓他們的武器裝備能夠大量生產出來,并且裝備給軍隊。而且這一次怒潮城北伐只出動了五萬人,數量太少了,可見他們的武器裝備依舊不夠,否則就是十萬人,二十萬人了。”

    這句話直接命中了真相,但是已經晚了,關鍵是接下來怎么辦?三個人沒有一個人主動開口,因為開口就意味著要負責任。

    接下來只有三個方案,第一,大軍散開,就地布防,等待怒潮城軍隊來攻。

    第二個方案,大軍后撤,進入大贏王國最近的一個城市固守。

    第三個方案,剩下幾十萬大軍,義無反顧沖上去,將怒潮城五萬人斬盡殺絕。

    基本上就這三個方案了,沒有第四個。

    終于樞密使蘭士開口了,直接道:“現在怒潮城軍隊的實力詭異莫測,我覺得應該暫避鋒芒。”

    贏無常道:“蘭樞密使,你究竟想要說什么?”

    蘭士道:“大軍后撤,全部撤退。”

    這句話他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盡管他知道說出這句話要負責任,可能還會被清算,但他也必須要說。

    因為一旦這一戰輸了,這幾十萬人丟了,后果不堪設想,那就意味著怒潮城這五萬人會直接殺入乾京。大贏王國雖然有百萬大軍,但想要再一次集結軍隊阻攔怒潮城這五萬人是需要時間的。

    最關鍵的是他蘭士跟著贏廣一條路走到黑,已經沒有任何挽回余地,一旦怒潮城贏了,他的全家都將死無葬身之地,甚至蘭風,蘭道會親自動手,清理門戶。

    撤退盡管丟臉,但好歹能夠保存實力,這個關鍵時刻保守最重要。

    “怒潮城的火炮和小型龍之力,應該都是大型裝備,所以行軍速度不快。”蘭士道:“一旦我們大軍后撤,他們是追不上的。我們直接退入乾京布防,借助乾京無數的上古能量核心,上古裝備,能夠抵御怒潮城軍團。”

    這話聽上去有道理,但是贏無常聽了之后,直接都要跳起來。

    “蘭樞密使,我們可是立過軍令狀的,十七天之內就要徹底滅掉怒潮城軍團。”贏無常道:“盡管白紙黑字寫的是一個月,但我們說的是十七天。如今剛剛過去十五天,這一戰都還沒有真正開打,我們的軍隊依舊是怒潮城的七八倍,你就要逃跑?帶著幾十萬大軍逃之夭夭,逃回乾京?”

    “蘭樞密使,你讓父王怎么看我們?你讓任宗主怎么看我們?更重要的是你讓贏國萬民如何看我們,天下諸國如何看我們?”贏無常厲聲道:“我們大贏王國是怎么成立的,你不是不不知道?你今日剛剛率領幾十萬大軍逃回乾京,明日贏國的無數民眾就敢叛變,你信嗎?”

    當然信,這一次全體大表決是沈浪贏的,也就是說乾國萬民更多人支持的是沈浪。尤其是大炎帝國廉親王自殺之后,所有人更加堅信贏廣顛倒黑白,指鹿為馬,所以大贏王國的成立大典盡管轟轟烈烈,仿佛萬民擁戴,但贏廣內心卻清清楚楚,他的聲望是在下降的。

    “這是我們大贏王國成立之后的第一戰,五十萬人對戰怒潮城五萬人,而且對方還群龍無首,就這樣我們剛剛開戰就逃之夭夭?你這讓我們如何向天下交代?完全是亡國之像啊?”贏無常顫抖道。

    這話說得就更有道理了。十倍于敵人的軍隊,對方還是勞師遠征,結果還沒有開打就逃跑?這樣的大贏王國只怕瞬間就要淪為笑柄吧。

    所以,撤退是不可能的。

    那么原地駐防?等待怒潮城軍團來攻?又或者撤退到就近的城市?這也不可能,反正只要敢撤退,就立刻會傳遍天下,說大贏王國幾十萬大軍逃之夭夭。

    原地駐防倒是相對穩妥了,這里是楚贏兩國的邊境線,一馬平川,現在修建防線是不是有點太晚了啊?而且這幾十里內都在怒潮城的打擊范圍之內,原地駐守的話,完全是被動挨打,不能還手,士氣會快速跌落,然后崩潰。

    所以看似有選擇,其實沒有選擇。

    唯一的選擇只有一個,剩下的幾十萬大軍不顧一切沖上去,冒著巨大的傷亡,只要沖到怒潮城大軍陣地,將對方包圍,就是勝利!

    只要能夠將怒潮城五萬人消滅,只要能夠獲得勝利,哪怕傷亡再大也是值得的。這個時候傷亡對于大贏王國來說不重要,勝利才最重要。

    贏無常猛地一咬牙道:“孤注一擲,全軍出擊,不計任何代價,將怒潮城五萬人斬盡殺絕。”

    “可是……”蘭士樞密使還是覺得這太冒險了。

    “沒有可是。”任天嘯道:“我們還有十幾萬地獄軍團,一千五百名特種軍團,二十幾萬主力大軍,如果這都不敢打的話,那這支軍隊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贏無常道:“怒潮城的小型龍之力是很厲害,他們的火炮也很驚人,但是我不相信,能夠在三個時辰內將我們幾十萬大軍全部炸死,只要沖到他們的陣地上,哪怕我們只剩下一半,甚至三分之一,也必勝無疑。”

    然后,贏無常道:“孤注一擲,全軍出擊,包圍怒潮城軍團。”

    主帥任天嘯道:“孤注一擲,全軍出擊。”

    三個主帥,兩個都已經做出了決定,蘭士再反對也毫無意義。

    很快,整支軍隊的意志徹底統一。

    孤注一擲,全軍出擊!

    “咚咚咚咚咚……”

    驚天的戰鼓聲再一次響起,然后大贏王國剩下的四十幾萬大軍,繼續瘋狂沖鋒,潮水一般朝著南邊怒潮城大軍的陣地用來。

    “沖,沖,沖……”

    ………………

    從二十幾里就開始沖鋒?毫無疑問是愚蠢的。

    地獄軍團完全沒有問題,特種武士更沒有問題,但對于大贏王國的主力軍團來說,這完全是一場折磨,根本超過了他們體力的極限。

    但是面對怒潮城小型龍之力的轟擊,這毫無疑問又是英明之舉。

    從天上俯瞰下去,大贏王國的四十幾萬大軍一邊南下,一邊朝著兩邊分散。

    原本大軍陣列密密麻麻,無邊無際,延綿幾十里,而現在更是擴散出去百里,形成一個半圓形,這是要將怒潮城陣地完全包圍。

    這同樣是英明的!四十幾大軍不斷散開,整個地面軍陣變得稀疏開來。

    所以這個時候小型龍之力的轟擊性價比就已經不高了。

    按說大贏王國的特種武士,地獄軍團應該獨立沖鋒,將普通軍團扔在后面。但是他們并沒有那樣做,因為他們需要讓普通的軍團當成炮灰,掩護地獄軍團和特種軍團,這個思路同樣是英明的。

    接下來整個戰場反而詭異地安靜了下來,怒潮城一方的龍之力轟擊也完全停止了。

    從天上望下去,大贏王國的四十幾萬大軍正如同惡魔的大嘴一般,漸漸形成了一個包圍大陣。

    而怒潮城的五萬大軍,竟然沒有后撤,而是任由被敵人包圍。

    在這無聲無息中,勝利的天平仿佛朝著大贏王國移動。

    盡管他們損失慘重,但至少還有四十幾萬人,依舊是怒潮城軍團的八倍以上,可以完全包圍之。

    見到怒潮城小型龍之力停止了轟擊,大贏王國的四十幾萬大軍反而速度慢了下來,不再疲于奔命,而是原地休整,完善包圍圈,讓整個大軍陣列變得更加合理。

    整個天地間,只剩下幾十萬人敲擊地面的腳步轟鳴聲,整個大地都在微微顫抖。

    從天空俯視,大贏王國的幾十萬大軍如同一個整齊有序的巨獸一般。

    前進,前進,前進。

    整整兩個時辰后,幾十萬大軍前進了十八里,此時距離怒潮城軍團,僅僅只有十里左右了。

    “北邊大軍,原地不動。”隨著一聲令下,大贏王國的北邊十萬大軍,原地待命,完善軍陣。

    左右兩翼三十萬大軍,源源不斷繼續南下,他們這是想要對怒潮城五萬人構建一個正方形的包圍圈啊。

    不過這幾十萬大軍的行動,注定是緩慢的。又過了幾個時辰,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大贏王國對怒潮城的包圍圈依舊沒有完成。

    “原地駐守,全力戒備。”隨著一聲令下,大贏王國四十萬大軍停止行動,進入休整,明日天亮后繼續對怒潮城大軍進行包圍。

    ………………

    黑夜如幕,兩支大軍都在休息,靜靜吃飯,靜靜地睡覺。

    這個時候,沈浪這邊涌起了夜襲的念頭,但很快就熄滅了。

    而大贏王國那邊,也有夜里偷襲的念頭,比如派出剩下的一千五百名去偷襲怒潮城陣地,摧毀他們的小型龍之力和所有火炮?

    這個念頭非常誘人,所以贏無常直接下令了,三百名特種武士快速突擊,偷襲怒潮城軍營。

    然而,他們剛剛出動不久,就迎來了傷亡。

    “咻……”一陣刺耳的呼嘯聲,然后安靜的夜空猛地響起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

    “轟轟轟轟……”

    首先爆起的是藍色的光芒,徹底癱瘓了部分特種武士的上古鎧甲,與此同時砸下來的還有可怕的地獄火炮彈。

    這是大超,直接從空中投擲噩夢石磁爆彈和地獄火炮彈。

    夜晚對于浮屠山的特種武士當然有力,但對于大超來說更有利,白天它還擔心被雪雕軍團,禿鷲軍團圍困,寡不敵眾。

    而晚上,不管是雪雕軍團還是上古禿鷲,都不能夜中視物,但超聲波飛行獸可以。

    “砰……”投擲完炮彈之后,他口中的超聲波攻擊猛地噴射而出。

    區區超聲波攻擊而已?我們上古鎧甲完全能夠抵御。浮屠山特種武士心中冷笑,自從知道了怒潮城有超聲波飛行獸之后,浮屠山的大學士立刻對上古鎧甲進行改造,能夠釋放出強大的能量波,將大超的超聲波攻擊化解。

    但是……下一秒鐘,這些浮屠山的特種武士完全驚呆了,因為不知道為何,他們直接被定格了。

    這,這是見鬼了嗎?

    噩夢石磁爆彈的威力已經過去了啊,為何上古鎧甲還是失去作用了?

    當然是沈浪,白天他還不敢騎著大超出戰,因為大贏王國的空中軍團太多了。但是晚上就完全是大超的天下了,敵人的雪雕和上古禿鷲都變成了瞎子。

    所以,對敵人特種武士的獵殺狂歡正式開啟了。

    “定!”沈浪飛在空中,輕而易舉直接定住十幾名特種武士,讓他們的上古鎧甲失去作用。

    然后大超的超聲波猛地噴射而出。

    瞬間,這些上古鎧甲依舊完好無損,但是里面的特種武士,直接粉身碎骨,無聲無息死去。

    浮屠山特種武士速度非常快,但能快得過大超?他們隱藏在黑暗中是非常隱秘,但能躲得過沈浪的目光?在黑暗中沈浪根本不需要去看人,每一個上古鎧甲在他的特殊精神視野中,完全亮碩逼人,無處遁形。

    就這樣,除了一開始的爆炸之外,接下來都是無聲無息的刺殺,沈浪和大超配合得天衣無縫。

    沈浪定身,大超噴射超聲波秒殺。

    簡直不要太爽啊,我沈浪這個廢渣也有春天啊。

    “嗖嗖嗖嗖嗖……”

    在黑暗的掩護下,浮屠山來偷襲的特種武士飛快地減少,短短十幾分鐘后,死得干干凈凈,一個不剩。

    ………………

    贏無常、任天嘯那邊直接毛了。

    發生了什么事?為何派出去的三百名特種武士,完全杳無音信了?沒有任何人回來也就罷了,為何沒有任何戰斗的聲響?

    他們潛伏沖入怒潮城的陣地內,應該會有響動啊,應該會有戰斗聲啊。

    但除了一開始的爆炸,接下來完全安靜得嚇人。

    究竟發生了什么?

    接下來,贏無常又派出了二百名特種武士,一方面是去接應前面的三百特種武士,另外一方面是繼續之前的任務,摧毀怒潮城陣地的小型龍之力裝置,還有所有的火炮。

    因為明天四十幾大軍就要徹底合圍了,最后的決戰就要爆發了。今天后半程非常順利,整個包圍圈眼看就要完成了,一旦毀掉怒潮城的小型龍之力和火炮,明日的傷亡將會大大降低。

    但是……又半個時辰過去了。

    新派去的二百名特種武士依舊沒有回來,而且依舊沒有任何聲息,就仿佛被黑夜吞噬了一般。

    贏無常和任天嘯涌起了不祥之預感。

    總共三千名特種武士,如今可就剩下一千人了。

    于是,趁著夜晚偷襲的念頭消失得無影無蹤,不要再節外生枝了,明日一早,完成包圍圈,一戰定乾坤。

    ……………………

    次日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大贏王國的軍隊就已經起身,繼續行軍,繼續完成包圍圈。

    左右兩翼軍隊繼續南下,很快就超過了怒潮城軍隊的陣地,繞到他們的背后去了。

    這個時候,贏無常不由得屏住呼吸,唯恐這個時候怒潮城軍隊忽然發難,阻止包圍圈的形成,又或者忽然突圍。

    但是……怒潮城的五萬大軍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現一般,完全無動于衷,任由大贏王國的大軍完成對他們的包圍。

    贏無常和蘭士等人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矜君這是瘋了嗎?蘭風這是瘋了嗎?

    你們只有五萬人而已啊,竟然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四十幾萬大軍包圍,沒有任何反擊阻止,也沒有突圍?這看上去完全像是在自尋死路啊。

    當然通過昨天之戰后,贏無常和任天嘯,蘭士三名主帥都不敢認為怒潮城軍團這是大腦進水了。

    但是能夠將這五萬人徹底合圍,終究是一件大好事。

    ………………

    又過了四個時辰!

    這段時間,戰場上徹底寧靜,毫無戰事。

    沈浪的五萬軍隊依舊靜靜無聲地看著自己被包圍,沒有任何舉動。

    而且贏無冥騎著上古禿鷲看得清清楚楚,怒潮城的五萬軍隊也變陣了,他們竟然形成了回字陣,五萬大軍在外,三百門火炮,一百多具小型龍之力在內。整個陣地,成為了一個縱橫四里左右的正方形。

    贏無常等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什么鬼陣勢?

    你們區區五萬人,還敢布置這么單薄的防線?

    我們四十幾萬人大軍用正方形大陣包圍你們,你們就用小正方形面對?

    這是什么造型啊?格里格嗎?

    ………………

    下午三點!

    “嗚嗚嗚……”大地響起了一陣號角。

    贏無常等人長長松了一口氣,包圍大陣終于形成了,終于合圍了。

    整整兩天時間,大贏王國四十幾萬人大軍終于將怒潮城五萬人包圍得水泄不通。

    當然正常情形下,別說兩天,就算是五天,十天也很難完成這么規整的包圍圈,這完全是怒潮城大軍的配合啊,整個過程沒有任何阻擋反擊。

    大功告成,大功告成了。

    接下來不管你們怒潮城軍隊有任何陰謀,都完全無濟于事了。

    這個包圍圈一旦形成,你們就是插翅難飛,注定全軍覆滅。

    緊接著,任天嘯、贏無常、蘭士三人猛地一聲令下。

    “大軍合攏,全殲敵人!”

    然后,幾百只雪雕振翅高飛,不斷傳達命令。

    從天上望去,地面上的情景簡直百年難得一見。

    大贏王國四十幾萬人大軍,形成了縱橫十幾里的包圍圈,一個完美的正方形。

    “前進,前進,前進!”

    隨著一聲令下,這個正方形包圍圈開始收縮,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十萬大軍,開始朝著中間逼近。

    “砰砰砰砰……”

    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今天,浮屠山的特種武士也不冒進了,完全隱藏在幾十萬大軍之中,邁著整齊的步伐,不斷逼近怒潮城大軍陣地。

    真是華麗的一幕!

    大贏王國的正方形包圍圈,越來越小,仿佛就要將怒潮城大軍全部吞噬。

    ………………………………

    沈浪屏住呼吸,望著敵人大軍的逼近,前后左右如同四面城墻,排山倒海一般壓來。

    敵人大軍距離三千米,距離兩千五百米,這個距離可以了,不但進入了火炮的射程,還進入了噩夢石步槍的射程。

    沈浪不由得屏住呼吸,因為接下來最最華麗的一幕就要上演了。沈浪的五萬大軍配合敵人,任由他們的包圍,就是為了這一幕,前所未有的瘋狂暴擊。

    “開火,開火,開火……”隨著矜君一聲令下,所有的重型火力,全部開火。

    一百三十具小型龍之力,瘋狂發射。

    三百門火炮,瘋狂發射!

    “五萬大軍,開火,開火!”

    五萬大軍的噩夢石步槍,幾百具噩夢石機槍,瘋狂開火。

    最瘋狂的一幕,終于爆發了。整個天地間,仿佛都被驚艷到了。

    “嗖嗖嗖嗖嗖……”幾百門大小的地獄火炮彈,噩夢石磁爆彈,流星雨一般飛射而出,發出可怕的音爆,劃過閃電一般的弧線,短短兩秒鐘后,就猛地砸入到敵人的大軍陣列之中。

    “轟轟轟……”前所未有的大爆炸。

    而更加華麗的是五萬人的噩夢石步槍,這已經不是流星雨了,簡直如同無數星辰劃過。

    “嗖嗖嗖嗖……”子彈真的如同鋼鐵暴雨一般,瘋狂傾瀉而出。

    整個天空都被徹底點亮了,因為噩夢石步槍的射速太快了,每秒鐘達到驚人的一千五百米,所以射出槍口的時候直接就是通紅的。

    瞬間,大贏王國的幾十萬大軍,成片成片的倒下。

    這已經不像是昨天,今天是更瘋狂的屠殺,簡直如同瘋狂暴雨,橫掃麥田。

    又仿佛雨打芭蕉,瞬間禿了。

    怒潮城的五萬大乾新軍,完全是生命的收割機。

    剎那間的傷亡,簡直是驚人的。

    那四十幾萬人敵人,仿佛是靶子一般,排列得整整齊齊,等待屠殺。

    這才是真正的排隊槍斃,只不過比地球歷史上要殘忍可怕得多。

    這就是最后的屠殺,這個世界戰陣史以來,最最瘋狂的屠戮。

    這已經不是兵敗如山倒,而是如同太陽化雪一般。

    這瘋狂的一戰,就要結束了。

    ………………

    注:今天更新一萬六!距離月票前十很近了,兄弟們用力推我一把,糕點千恩萬謝! ( 史上最強贅婿 http://www.ahacpz.tw/12/123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ahacpz.tw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戏业三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