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2章 滴水不露

文 / 豬三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大手猛地捏住方靈的后頸,靈力一吐,輕輕一抖,方靈的脊柱發出一連串咔嚓咔嚓的脆響聲。

    方靈剛剛緊繃就欲反擊的身體,立時變成了軟面條一樣,就連剛剛涌出體表的靈力,也被葉真這一抖而縮了回去。

    “葉......真.......你.......你干什么?”

    葉真這一手,將方靈駭得聲音中都帶上了哭腔,葉真下手太突然了,而且擒住的地方是后頸,這地方,只要葉真用勁大力一抖,她的下半輩子,就要在床上渡過。

    只要葉真手中靈力一吐,她就會當場斃命。

    這種手段,非玩真的不會用。

    “彩衣妹妹,救命,葉真瘋了,快救我啊.......”方靈眼淚都流下來了,一半是痛的,一半是嚇的。

    不過,彩衣的反應,并沒有方靈預想的那么激烈,而是用一種稍帶疑惑的目光看向了葉真,她相信,葉真這么做一定有理由的。

    這就是彩衣的優點,也是缺點,一旦信任一個人,無論那個人做什么,就會無條件的相信。

    “救命?”

    葉真冷笑起來,“方靈,老實交待,是誰派你來的,這里都布置了什么樣的埋伏。要是老實交待,我可能還會留你一命!”

    從進入山林起,葉真就開始凝神傾聽山林小獸那些無意義的叫聲,起先。一切正常。但是,從距離這個峽谷十幾里開始,葉真就聽出了一些不同尋常的聲音。

    半天前,竟然有個強大的家伙來到這里,殺了不少強大的妖獸,還做了不少布置,這里強大的妖獸不是被殺就是被來人嚇跑了,只有一些無足輕重的普通小獸藏在附近。

    “什么埋伏?葉真,你別血口噴人!我就是順路回家,況且。我這些天不是一直在跟你們在一起嗎?”方靈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慌亂。

    “葉真,你快放開我!彩衣妹妹,你們這算是什么,恩將仇報嗎?”

    “葉真。見過無恥的。沒見過你這么無恥的!你就算是劫色。對我有想法,也用不著用這種卑鄙的手段,還當著彩衣妹妹的面?”

    方靈似乎在擔心著什么。有些瘋狂的攀扯,激怒著彩衣,意圖讓彩衣救他。

    “劫色?就憑你,也配?”葉真冷笑,被他葉真拒絕過的絕色美女也有好幾個了,近的有玉寧,遠的有黑水國的華陽公主,這方靈算什么東西。

    “彩衣,我們后退,遠離這里,這里不太安全!”

    讓方靈失望的是,彩衣對她的挑撥毫無反應,反而非常聽話的同葉真一同退后,可就在葉真與彩衣堪堪退后了數米的剎那,葉真、彩衣、方靈三人的神情同時一怔,三人同時感應到,有人來了。

    “哼,朋友,藏頭露尾算什么本事?既然來了,就顯身一見吧。”

    幾乎是同時,葉真周身靈光一閃,赤玉靈甲就在體表浮現,被葉真制住要害的方靈的眼中,卻是流露出了一絲絕望。

    “哈哈哈哈.......葉真,老夫倒是小瞧你了!沒想到你這幾年在外沒有白混嘛,警覺性竟然這么高,竟然發現了老夫的埋伏!”

    大笑聲中,一身褐衣的齊云宗五長老洪半江突兀地在前方出現,葉真與彩衣身后百米處,樊楚玉陰笑著出現,看向彩衣的目光,滿是淫邪。

    “呵呵,彩衣,沒想到我們會在這里等你們吧?”

    “洪長老,樊師兄?”彩衣神情一變,目光看向了方靈,“方靈,看來葉真沒有冤枉你,是你刻意引我們來這里的?”

    “冤枉!怎么可能?”方靈叫起了撞天屈,“你看看這兩人的修為,他們要是想對付你們,直接半路追殺就是,哪里需要埋伏?”

    “那是因為,他們對我的實力很清楚,知道我的妖仆云翼虎小貓擅長速度!洪長老,想來你一定是在前邊布置了什么吧?”

    洪半江眼睛一瞇,沖葉真伸出了大拇指,“高,果真高明!葉真,要是時光可以倒流,我都想你收你為徒弟了,可惜!”

    葉真并沒有理會洪半江的稱贊,“方靈,想來半年前你救治彩衣生病的花貍,也是有人刻意安排吧?

    樊楚玉,想來,是你給花貍下毒的吧?”

    “原來這樣?”彩衣俏臉上浮現出疑惑之色,“怪不得,半年前我只是離開仙女峰半天,走的時候花貍還好好的,回來之后,花貍就萎靡不振了,怎么都治不好。”

    “不是,絕對不是!”方靈的神情已經驚恐的扭曲了,可是,樊楚玉那驚訝的神情,一副被葉真說中的模樣,出賣了他。

    “哼,方靈,你算計誰不好,竟敢算計彩衣!”葉真的聲音陡地變寒,手臂輕輕一抖,掌中靈力一吐,變成一灘軟泥一般的方靈,眼睛陡地瞪大,立時氣絕。

    樊楚玉愕然,洪半江再次沖葉真豎起了大拇指。

    “殺伐果絕,葉真,我是越來越欣賞你了!”

    葉真之所以對方靈立下殺手,原因很簡單,他那招控制脊柱大龍的手法,暫時性的控制一名武者可以,但是一松手,對方就立時生龍活虎了。

    最重要的是,方靈也是化靈境二重的武者,就算葉真暫時封禁了修為,交戰中,也能被洪半江隨手解開,一旦解開,葉真又多了一個大敵,還不如殺了干凈。

    “洪長老,有些事,你是知道的,你這么做,就不怕成為宗門的罪人嗎?”

    葉真輕輕的牽住彩衣的手,暗自用傳音說道:“一會一旦動手,樊楚玉交給你。小貓會協助你!洪半江,我來對付!”

    “你.......”

    “相信我!”

    嘴上在說著,但葉真并沒有馬上行動。洪半江那穩坐釣魚臺的姿態,讓葉真隱隱有些不安,葉真覺得,洪半江既然能夠提前在這里埋伏,肯定會有什么布置。

    雖然葉真提前發現了有埋伏,但是洪半江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葉真不知道是洪半江自信自己的實力,還是怎么的?

    “宗門的罪人?不就是戰魂血旗在你身上嗎?還有三年多時間。戰魂血旗就要回歸魔魂戰場了!但是。若我的修為突破到鑄脈境,那才是黑水國的福音!”

    說到這里,洪半江的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葉真。彩衣。老夫勸你們,還是將你們身上的秘密,全部主動交出來的好!

    那樣。老夫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免去搜魂的痛若!”

    “秘密?”葉真愕然。

    “葉真,三年多的時間內,你的修為從練血境突破到化靈境,戰力還直追化靈境五重巔峰的武者,你不要說你身上沒有秘密?

    彩衣,我聽說你是齊云宗最大的秘密,你身上,有著讓人突破到鑄脈境的秘密?嗯,如果你主動的交出來,老夫可以免你一死,畢竟我徒弟很喜歡你!”洪半江說得很認真。

    “無恥!”

    彩衣的俏臉陡地轉寒!

    無聲無息的,一道符訊出現在了葉真的手中。

    可是,葉真的動作再隱秘,怎么可能瞞得過魂海境五重巔峰強者的神念注視?

    “葉真,看來你還是不死心!哎,就讓你見識一下吧!”

    磅礴的神魂力量陡地從洪半江身上升起,一道陰冷的氣息,無聲無息的斬向了葉真的右手,速度快到了極點。

    “小心!”

    彩衣神情一動,目光驟地凝向了葉真右手處,彩衣的身上,也升起了雄渾的神魂波動。

    砰!

    葉真的右手前方,平地起了一個小旋風,一道無形的沖擊波爆散開來,刺得葉真右手生疼之余,葉真駭然發出,他手中正欲發出的符訊,已經變成了粉末。

    “神魂攻擊!”

    幾乎是同時,一道符光驟地從洪半江手中射出,落在了后方的某處,符光爆開的剎那,一道青色的天幕,就像是蛋殼一般在葉真與彩衣的頭頂疾速合攏。

    “彩衣,果然不凡!你一個化靈境的武者,竟然能夠完全擋下老夫的神魂攻擊,現在,老夫真的相信,你身上有大秘密了!”洪半江盯向彩衣的目光,驟地神光大放。

    葉真感應了一下,有些疑惑。

    “洪長老,你這一道靈力天幕范圍很大,也很薄,我一劍就可以撕開,你想用這個困住我?”

    “當然不會!”

    “這最外圍的一道靈力天幕,其實只是為了阻攔你的符訊而已!雖然殺了你,老夫不會成為宗門的罪人,但是郭奇經那個老東西要是知道,肯定要找我的麻煩!”洪半江笑道。

    聞言,葉真眼中警惕之色大濃,目光看向了附近。

    “陣法?”

    “不錯!”洪半江承認得很徹底,一邊點頭,一邊不忘記教育徒弟,“楚玉啊,現在你總算知道為師的小心沒有錯了吧?

    要是為師只布置了峽谷口的殺陣,那今天,麻煩可就大了。但是現在嗎?”

    “師尊高明,弟子學到了!”樊楚玉一副受教的模樣。

    也就在這時,葉真與彩衣對視一眼,仿佛心有靈犀一般,周身靈光爆閃,沖天而起,沖天而起的剎那,一道劍光就撕向了頭頂的靈力天幕。

    幾乎是同時,一道直欲撕裂空氣的劍光與洪半江的聲音同時響了起來。

    “葉真,難道郭奇經沒告訴過你老夫的綽號嗎?可惜,你們這些少年人,是不知道我們老一輩闖出的威名的!”

    “想逃,沒門!老夫滴水不露洪半江的名號,豈是虛的?”(未完待續。。)

    ps:ps:第一更送上! ( 造化之王 http://www.ahacpz.tw/2/23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ahacpz.tw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浮:上位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戏业三巨头